乔家大院少一人

-唠唠叨叨,百日维新-


\高李激推/\非双担/
\性格暴躁/\柴/
\撸柴请在投食后/

\张志坚!张志坚!张志坚!/

\葱丸!葱丸!葱丸!/

高育良:做个人吧。

*双书记《底特律:变人》 AU,较原游戏有部分设定改动。

*全汉东普及仿生人设定。

*是欢乐ooc,慎点。

 送给@夜慊人 


1.

高育良是汉东省最初的政客型仿生人。

 

三十年前梁群峰把他送给赵立春当作政场中的调节中枢,作为汉东省最初的原型机,高育良的外表和衣着都被设计成标准政客的形象,身着黑色夹克,佩戴宽版玳瑁色眼镜,远远看去温和且富有涵养。

 

九十年代的汉东政坛不需要安排高育良进行制衡调节,他跟在梁群峰身后,看着自己的引导者隔岸旁观赵立春同陈岩石的龙虎斗。

 

梁群峰说,育良啊,你得看着,学着,再练着。

高育良耳侧的软体稳定仪闪烁。

 

“政客型仿生人为什么而存在?”

“为了更大的利益。”仿生人这样回答道。

 

2.

李达康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高育良是在美国。

 

他们飞机落地时室外的气温是三十七度,同行进修的同志们都抱怨着闷热的天气,李达康身边的人却不发一言,拿着两大包军绿色的行李袋微笑着站在他面前。

 

“达康同志?”

 

李达康停下扇风的动作,用手指着自己的胸口,一脸你怎么知道我是李达康的表情。

 

“之前在赵书记那里见过,我是高育良。”

李达康抬起手臂想要和面前的人握手,高育良却把右手的行李袋放到了李达康的手上,沉得李达康向前一个踉跄。

“我们该走了,巴士还在门口等着。”高育良收回手,转身大步往前走。

 

怪人,李达康想着刚刚碰到高育良凉冰冰的手掌,觉得更怪了。

 

 

李达康在车上听人闲聊,说那个高育良是梁书记的爱将。他忽然还挺高兴的,这回赵书记除了他没派其他人来,李达康跟其他的同志也不太认识,但是赵书记跟梁书记熟,他跟高育良——算个半生不熟吧。

 

他这么想着,拧开了宿舍公寓的房门。

 

“打扰了——同志!”

 

李达康张大了嘴,看着高育良在宿舍的一张单人床边替换衣物。高育良腰腹处的皮肤变的透明,露出了内部的机械轴承部件。

 

“...........操。”李达康看着一脸无事发生的高育良,吓得爆了声粗口。

 

“达康同志?”

 

“你就是梁书记引进回来的那个仿生人?”

 

高育良机械性的微笑,发出肯定的声音。李达康刚刚想要相互照顾的想法瞬间破灭,他呆立在门口,看着高育良站起身,把行李袋里满满的衣物和生活用品有条有理地摆放在宿舍,再将方才坐过的床铺整理干净,最后拿着一瓶纯净水塞到自己手里。

 

李达康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了另一个问题。

 

“育良同志难不成是,家政型仿生人吗?”

 

高育良停顿了一下动作,他是政客型仿生人的原型机,引导者梁群峰曾经命令过他不得对外泄露自己的型号。

 

“哎算了——那都不重要,”李达康搓了搓手看向他,“那啥,那你会做饭吗?”

 

高育良觉得自己软体不太稳定。

 

 

3.

李达康是在吕州事件发生之后才意识到高育良不是个家政型仿生人的。

 

家政型怎么会让人类背锅——无论是否是字面意义上的锅。

 

李达康不知道政客型仿生人被设计投入汉东政治场的意义是中枢调节:新的一代并非像梁赵陈一样三方制衡,李达康在政场中一枝独秀,他的改革热情如同一把火,燎亮了整片汉东的天。但冒进就会失衡,赵立春想牵制住他的手脚,却没有合适的人选。

 

于是高育良本该在李达康与其他人的斗争中站进楚河汉界周转中和,却被放在了棋盘的另一端,变成了制衡的棋子。

 

回国之后他们同被调到了吕州,高育良作为市委书记,李达康作为市长。李达康对仿生人的态度一向是不赞同不反对,美国之行让他觉得高育良是个省心又称职的室友,除去仿生人不需要吃饭和睡觉这些奇怪的点,至少他不会像其他人一样被那些资本主义的新奇事物腐蚀,也不会在什么圣诞节跟着其他人一块儿酗酒买醉,更不会跟着团队里的一些小青年对洋妞嚼舌根。

 

这简直洁身自好的不像个人。

 

好吧,他的确不是个人。李达康这么想着,接起了办公室的电话。

 

那是赵瑞龙在那个月打来的第八通电话。

 

李达康气得摔了电话。

 

 

他闯进高育良的办公室,将月牙湖的文件摔在高育良的桌上。

 

高育良依然不急不缓,他的脸上挂着笑容,比起美国时期面部似乎苍老了一些。

 

仿生人不会变老,高育良的型号被替换掉了。

 

“达康市长,有什么事吗?”高育良开了嗓,他看起来和煦近人,嗓音低哑动听。作为政客型原型机,他的型号随着普通人的年纪每年更替,但继承着所有之前型号的记忆。

 

“你签了月牙湖的美食城?”李达康单手撑在桌前,他翻开自己摔在人面前的资料,对着污染评估项重重敲了两下,“你难道没有看见这项评估吗?”

 

“我计算过了,这是更好的选择。”

“什么更好的,对什么更好的,对整个吕州的老百姓,还是对提出这个方案的人?”

“所有。"

高育良合上眼睛开始演算,对面的李达康不敢置信的看着他的脸。高育良额角上的软体稳定仪回国之后就已经被除去,无法对外人泄露任何软体信息,“吕州需要一个大型项目增长经济,无论是对市委公职人员,还是为了对整个吕州市的经济发展。经济快速发展造成的损坏是附带的反面效果,但进行数据对比之后可以忽略不计。”

李达康攥紧了手里的材料,他看向高育良,这个真实存在的仿生人,躯体之内永远是一台冰冷的机器。“那个湖是吕州最好最干净的湖,他们生活在这儿,吃这儿,用这儿,要是因为你污染了,这里的人会记你一辈子。”

 

“威胁对我毫无用处,达康市长。”高育良的表情像是电子数据拼凑而成,“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应是为了更大的——”

“更大的什么!”李达康拍响了桌子。

 

更大的利益。

 

高育良重新闭上眼,他在记忆空间中见到了引导者梁群峰。梁群峰依然是年轻的样子,他站在办公室的书架边,摆弄着花盆中的君子兰。

 

“育良啊,政客型仿生人为什么而存在?”

“......为了更大的利益。”高育良这样回答道。

 

 

“去你妈的利益。”李达康将茶杯里的热水泼在高育良的衣服上。

 

高育良:红圈警告。

评论 ( 1 )
热度 ( 33 )

© 乔家大院少一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