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家大院少一人

-唠唠叨叨,百日维新-


\高李激推/\非双担/
\性格暴躁/\柴/
\撸柴请在投食后/

\张志坚!张志坚!张志坚!/

\葱丸!葱丸!葱丸!/

加班(一)

*同人作者的同人。
*我流式段子写作,激情更新。
*程匆匆x白纨(看tag,看tag,看tag
*简而言之是单身作家老父亲喜提人妻编辑剪刀手(误)的原耽故事。
*礼节性艾特@葱意盎然 @丸子 


(一)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白纨觉得在公司卫生间看到这条标语有种莫名奇妙被人视奸的错觉。

他关上隔间的门,挤了点洗手液在镜子前面搓手。今天又是个中规中矩的工作日,七月中旬,阴历入伏,外面的天热得炙人,清洁大妈放在通风口的多肉绿植跟着公司里的同事们一齐犯困打蔫儿。

今天应该是没什么要紧的事儿——白纨搓着指甲,他对个人清洁有点强迫症,仔仔细细扣干净指缝里沾的滚珠笔油,把手伸到自动感应水龙头下面,歪着脑袋又想了一阵。

下周毕业七年同学聚会,大下周家里安排了跟一个小姐姐相亲,这个月该跑的出版社也已经跑完,手里收到的几篇稿子也都校对过了。

嗯,应该是没什么事。

万事顺心,这镜子里的自个儿也越来越帅了——

——我操。

白纨小碎步倒腾回办公桌,一眼就找到挡板上半个月前贴的便签。

完了。

他要去找他的头号麻烦收稿了。


(二)

程匆匆在打开微波炉的一刻感受到了厨艺的升华。

这是他在微博上看到的第二十种方便面的新式煮法。小火三十秒,煲汤一分钟,翻面打蛋再加芝士片。

程桥桥趴在餐桌上,抻长了脖儿往厨房瞅他亲爸。

程桥桥忽然觉得,我就是死了,从这儿跳出去,再也不嗑人民的名义,阴阳师SSR都给反了,画同人图SAI崩溃一百万次,我也不会吃我爹一口粮食!

程匆匆把程桥桥藏在橱柜里的全家饭团倒进了垃圾桶,给程桥桥颤巍巍的手递了双筷子。

......呜呜呜,真香。

产粮亲爹,你值得拥有。

程匆匆看着儿子的样子欣慰的点头,动筷儿尝了一口。

“爹。”

“要得。”

“真香,要得。”

终于,在这个平淡的一天,程匆匆在泡面界登上了色香味俱全的顶端。


(三)

程桥桥正在放暑假。

有个自由职业的单身老父亲全年在家就是不方便。

程匆匆霸占着家里唯一的一台空调窝在书房赶稿。反正是不是在写东西程桥桥不知道,他只知道他亲爹这个月的工资还没拿到,不然月中他早就被拎着去肥宅快乐海底捞了,总好过在这儿鸭肠配毛肚,小面配泡菜。

我想吃瓜——

程桥桥趴在客厅沙发上,想着以前夏天冰箱里总会放个大西瓜,他就抱着半个熟透的沙瓤瓜,拿个勺开造。

好想吃瓜——

程桥桥翻个身滚下沙发,猫着腰溜到门口,正准备开门出去买瓜,门外的电子铃忽然响了起来。

“程匆匆!!!交稿了!!!程匆匆!!!交稿了!!!你有本事拖商稿你有本事开门啊!!!别躲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

程桥桥手滑打开门,看着门廊两端遥遥相望的亲爹和编辑,忽然感受到了炎炎夏日的一丝凉意。

嚯——好大一个瓜。

(四)

“我觉得我需要一个亲亲。”程匆匆坐在笔记本前缓慢的敲着键盘。

“我觉得不行。”白纨把煮开的茶水倒在杯子里,站在程匆匆身后盯着屏幕。

“我觉得我需要一个吻。”程匆匆痛心疾首的按下backspace,继续缓慢的敲击键盘。

“我觉得不行。”

“我觉得——”

“不行。”

程桥桥捧着白纨买回来的瓜站在门口,张大了嘴。

什么我亲爹原来在搞gay?

“他在读小说里程士高对李玉堂说的话,不是在跟我讲。”白纨指了指屏幕。

“噢噢噢——”程桥桥怜悯的看着被当面催稿的亲爹。

等等。

什么我亲爹原来是搞gay写手?

评论 ( 4 )
热度 ( 10 )

© 乔家大院少一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