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家大院少一人

【闪博】潜意识(上) Barry Allen/E2 Harrison Wells

*有刀。

*设定:E2博在回去找Barry Allen之前做了一个梦,只有他自己知道的梦。



潜意识(上)

 

 

他的桌上放置着星际实验室的纪念杯,其中盛的黑咖已经凉透。

 

半梦半醒之间的男人从收纳柜中拿出一盒方糖。长时间无人触碰的表面已经蒙上一层灰,底部印制的出产日期计算起来也要到了最后期限。

 

他太久没有动过这里的东西。

 

Harrison夹起一块儿方糖投入杯中,块状砂糖逐渐在冷水中溶成颗粒分解下沉,深棕色的液体在摇晃下产生细小漩涡,余出一个真空中心。内部的砂糖缓慢碰撞过内壁落向杯底,又在波动下从沉积的颗粒上随着水流浮起溶入饱和的咖啡。

 

这种空旷的,无所适从的寂寥。

 

他的手碰到办公桌上散落的中城日报,醒目的女性极速者相关标题映入眼眸,鲜红色的虚晃照片,灰白色的配套文字。Harrison望向桌上的镜框,这种在他体内潜伏了近二十年的无力再次从胸口潜越而出。

 

他记得那个晚上,爵士乐,黑色吉普,昏暗的路灯,雨夜中的环山公路。Tess的手紧扣在手刹上,刺耳的发动机轮转划破了夜幕,判断失误的方向盘转向令副驾驶的座位直直撞向迎面而来的失控货车。急刹的惯性让货车上装载过量的钢管冲破了麻绳的束缚,直直向前掉落贯穿了车玻璃,他看着面前的挡风玻璃瞬间破碎开来,管口卡入转盘顶在他的小腹上。

Harrison伸手捂住钢管尖锐的顶端,粘稠的液体从侧面沾染整个掌心,他转过头,看到了自己身旁的爱人被刺入右侧胸口。Tess急促的呼吸侵袭了他整个听觉,他几乎是踹开了主驾驶位后撤的扳动杆。

 

“来不及的,Harris。”

 

他看着Tess大口喘气,胸口剧烈的起伏。气管却微弱震动着发出含糊不清的声响。

 

“Harris…“

 

他的爱人正在离他而去。

 

“Tess…Tess……我在…”

女人的肺部被刺破,血液正在一点一点浸入破裂的缺口,他看到Tess的伤口逐渐开始大量溢血。

“照顾好Jesse。”

 

他愤怒,他悔恨,他心灰意冷。

 

但这所有应宣泄出的情感,最终承受的人也正是他自己。

 

Harrison曾经有过一阵子私人心理治疗的档案记录。摆钟的机械敲动,轻缓的现代音乐,他接受着催眠的治疗,又在夜晚的睡梦中无数次见到那条公路。他像是被诅咒,看见血液染污双手,看见Tess那双漂亮的眼睛。Harrison从睡梦中惊醒,他把自己锁入盥洗室,强迫自己一遍又一边的清洗双手,直到年幼的Jesse被凌晨的水声吵醒,循着灯光一路走到门前敲门。他才能把自己从回忆中拽到现实世界。

Harrison甚至有一阵子害怕见到Jesse。她有着和Tess一样漂亮的眼睛,一样耀眼的发色。他曾经说Jesse长大之后一定很像她美丽动人的母亲,Tess的脸上便会扬起一个标致的笑,调侃他有一张会说话的嘴。然而一切在现实的打压之下全部幻灭,他在Jesse达到入学年龄之后将她送到寄宿学校,将自己完全投入到星际实验室的工作之中。

他按时服用抗抑郁的药物,同时也变得孤僻而暴躁。

 

“你需要重新与人建立正确的关系。“

 

Harrison看向Jesse的两张仅有的相片,装裱框里女孩儿的爽朗笑容同报纸面罩下的严肃神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Eobard说的对,他不该触碰那些未知的,他不知道后果的区域,粒子加速器造成的后果早已让他明白暗物质辐射意味着什么,而他还天真地设计了第二次加速器爆炸。

他是不该把Jesse和Wally一同关进时间穹顶,他早就应想到,Jesse Quick,他的女儿,卓越而聪明,一直在违背他的所有要求的女孩儿,怎么可能乖乖呆在那里。

 

Harrison不知道是否应该庆幸,他见过各种各样的转化人,他感激Jesse是获得了神速力的眷顾,却又担忧Jesse是否会因神速力而早早步向死亡。

 

暗物质没有立刻给遭受辐射的他们判处死刑,但这并不意味它是在延缓他们的死亡时间。即使是获得了神速力的影响,他见过Eobard Thawne,见过Hunter Zolomon,神速力会衰退,会减弱,也会朝着相反方向发展,变得不受控制,直至闪电变成蓝色,将自身吞噬。

 

他很少见到Jesse对他笑得那么开心,而近期每次中城发生什么突发事件,女孩儿跑回来的时候脸上总是戴着那种满足的笑容。

 

那和她母亲的笑容一模一样。

 

Harrison Wells不能对所有人都说出你可以跑,我相信你能做到。

 

男人想到几个月前结识的那个大男孩儿。起初他是将Barry Allen当作什么呢,一个工具,一个好用的工具,只要他能跑过Zoom,只要他能救回Jesse,那没什么是不能牺牲的。可他逐渐明白,速跑者在面罩下和普通人无异,他看着 Barry Allen穿着帽衫站在他面前,看着那个普普通通的年轻人呆立在警局的检验办公室整理档案,看着咖啡厅里的他为自己的情感而困扰。Harrison Wells知道Barry Allen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在奔跑,他未曾孤立无援。他的家庭,他的朋友,他的导师,他的敌人,一切的一切都在鼓动着他向前。

 

那么他要如何劝说Jesse,他们奔跑的目的完全不同,Barry Allen背负了太多,他的宿敌杀害了他的母亲,并让他的父亲因此蒙冤入狱,Barry为了寻求真相而奔跑,那Jesse呢,Jesse为什么而跑?

 

Harrison Wells的确从某种意义上杀害了Tess。

 

他才是当初应该在事故中死去的人,Jesse会得到更好的教育,不仅仅是物质环境上的,她的母亲会给予她更多,关于爱,关于情感。

 

但是他活下来了,他答应Tess好好照顾Jesse,满身血污地在那条公路上蜷坐到了黎明降临。

 

Harrison Wells感到无比疲劳,从未停止的思考和繁忙的工作相互交织,他抬头望向窗外的天空,沉重的睡意让他撑不到观看新的黎明降临。

 

 

 

“Harry?”

 

Harrison听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他努力地睁开眼睛,困意依然缠绕在身,他现在的脾气有些不受控制。

 

“Harry,你还好吗?”

 

“再好不过。”这次他听出了那个声音,男人从桌案上抬起头,正看见年轻的男孩儿撑着手臂站在桌前。

 

“你有多久没睡觉了,看起来累到极点。“

 

“回来之后很多事情需要处理。“

 

“包括Jesse Quick的事情?“

 

Harrison靠在转椅上扫视过桌面,本应在上面散放着的报纸已然不见,马克杯也已经被清洗过,只残留下速溶咖啡粉的味道。

 

“你做的?”男人指了指桌面上的事物,换来年轻人一个并不是很理解的眼神。

 

“别换话题,Harry,你不是说过再也不会强制Jesse做什么了吗?“

 

“你不懂,Allen。现在事情状况不一样了,她现在被神速力所掌控,她——“

 

“是她现在拥有了神速力,我们不被神速力所掌控。”Barry耸了耸肩将地上的早餐外带提起来放到他的桌子上,Harrison看着暗棕色的纸袋没有伸手,他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但实在是缺少胃口。

 

“是神速力选择了你们,你们从未有权力反向选择。它是未知的,是我们不了解的,没人知道神速力到底是什么,是个不规则形体,还是个多维空间?你甚至在一年前还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其他的平行地球。我们的确不应该触碰未知领域,让极速者去冒险。”

“你回这来之前不是这样的,Harry。我不得不怀疑你是不是什么有伪装能力的人假扮了。“Barry笑着伸出手想要拍拍男人的肩膀,却被人向后滑了一步躲了过去,”你在害怕什么,Harry?因为Jesse成为了极速者,你担心她东跑西跑会出什么问题?我不知道神速力究竟对人有益还是有害,但是它至少帮助了我,帮助了你,帮助了整个中城。“

 

“……”

 

“在知道它最终的目的之前,我选择相信它。相信它能让我跑的更快,能让我做到更多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 ——你们什么时候能停止这种单纯的想法。”

 

男人猛地从椅子上站起身,桌上的杯子被他拍得一震。Barry愣了一下站在原地,他看着男人满是疲倦和怒意的眼,张张嘴最终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

 

“你怎么有时间来这边?”

 

“我听见你叫我来。”

 

Harrison把这句回答当作耳旁风,直接略了过去。

 

“我听见你叫我来。“

 

他不可思议地看着Barry的榛绿色眼眸。

 

“你在做梦,Harry,所以这一切都是假的。只因为你需要我,所以你在梦境中把Barry Allen这个角色虚构出来了。“

 

“这不可能。“Harrison伸出手想要触碰人的身体,却被年轻的男孩儿一把反握住。

 

“这是基于潜意识层面的创造,你在这里睡着了,所以你看见我的时候也是在办公室,关于报纸和咖啡也是这个原理。“

 

“你怎么知道?“

 

“我说了我是你虚构出来的,所以我们共同分享一份意识形态。“

 

“所以你之前说的,也是我潜意识中认为你会讲出来的,那些简单到不过大脑的话。“

 

“噢,我以为我的水准会更高一些。“

 

“这句反驳也是?“

 

“不如我们看看你的潜意识中还会发生什么。“Barry将桌上剩余的物品扫到一边,撑着跳过面前的桌案,伸出手将Harrison困于转椅和自己之间。

=============================================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