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家大院少一人

【博闪博】强制参与 (清水无差第三季私设博)

*高亮:CP为第三季闪点设定Harriosn Wells/Barry Allen(斜线前后无意义)

*私设很多,非常多。私设骚包帅气博。强尼快客梗有。

*因为没人设,所以OOC一定,锅都是我的。

*写的太爽了,脑洞脑得丧失自我。



                            

前提:Barry Allen将时代的过错擅自担起,他看见了无法触及的未来,紧接着意识到这和昨天以前的世界相同,都是早已注定的结局。

 

 

                                              强制参与

 

 

 

新生的齿轮正在作响。

 

男人倚在吧台将手中的梅花牌切了一个来回,反手展开一整副牌面,银色锁链随着他的动作碰撞在玻璃橱窗发出脆响。骨节分明的手贴住牌底,中指弹动剔出一张记号牌伸到醉汉面前。

 

“看一眼。“男人清了清嗓子转手将整幅牌洗回原位。

 

“啊哈,小丑——Wells,不是这张。”

 

“所以我们才剔除它。”男人将整幅牌翻转抹开,五十三张完全相同签署着醉汉名字的黑桃三映入醉汉的视野。

 

“我是不是喝的太多了,他们都长得一样。我之前签了五十三张……?“

 

“你的速度要足够快。“Harrison扣住醉汉的发尾进步上前抵住他的额头,”你要认真听着这个,放松,漂浮,流动,空想,现在——坠落。“

 

醉汉随着男人打出的响指应声倒在他的肩膀上。

 

“睡的足够快。”Harrison Wells将人推到一边抹平身上休闲西装的褶皱,拾起桌案上的毡帽弹去上面的细小烟灰,翻个圈将它稳稳落在头上。他始终相信对自己的优雅着装的自觉意识给人以极大的快乐,而这样的快乐是他的速度无力赐予的。男人压了压帽檐,将桌上剩余的扑克塞入威士忌中。纸牌从与指腹接触的一点碰擦出红色火花,火焰逐渐从一角延展开,点燃杯中剩余的酒液。

 

“这里禁火。”

 

“头一次听说,你是新来的酒保?”

 

Harrison握住身后伸来的的手,横扣住手掌突然直直按到燃烧着的杯中。

 

Barry猝不及防被拽了个跟头,往前栽到男人的背上。

 

“疼疼疼!”

 

“一点都不疼。”

 

Barry由于惊慌闭紧的眼睛总算睁开,他看见刚刚满是火焰的杯子已经空掉,里面放了一卷用黑桃三束住的纸钞。

 

“拿好小费,夜生活开始了,男孩儿。“

 

Barry Allen站在原地愣了好一阵,直到男人的背影隐没在酒吧另一侧的舞池人群中才意识到自己曾经见过那张脸。

 

是的,他在这儿。他们又在一个世界相遇了。

 

 

Harrison Wells,中城著名的快手魔术师。他混杂在奔流的呼吸之中,逐渐剥落那些迷途之人的视野。他就像人们口中的都市传说,他有一双足够快的手,能欺诈一切眼睛。有人曾在酒吧同他打赌,也有人曾在舞池同他狂欢,一切在白昼来临之时都戛然而止,没人知道他的行踪。

 

有评论家说他认为这一切乏味枯燥,了生无趣,也有报道者公开宣称他足够傲慢,睥睨众生。然而一切评论都在中城夜晚的喧嚣景象下淹没于他个人的欢愉放纵中。

 

 

 

“Barry,Barry Allen?“Harrison站在舞池旁看着坐在一边满是疲惫的年轻人。

 

“你知道我的名字?”Barry撑着沙发连忙直起身,他的大脑几乎被这里喧腾的摇滚乐翻了个儿,“你,你好”

 

“你想加入的话,首先你得碰到我的手,男孩儿。”Barry Allen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勉强分辨出男人的发音的口型,他伸出手,却听到男人似乎说了什么。

 

无法触碰就无法前行。

 

“好吧,我已经有一阵子没来过这这种地方了。“Barry伸手拽住了Harrison的袖子,男人直接将他带进了舞池中央。

 

“我以为这里是年轻人的世界。”

 

“最近有很多…我不大理解的烦心事。”

 

“说来听听?”

 

Barry Allen看着面前的男人,不断明暗闪烁的灯光照射在他们的身上,变幻的光影,错乱的呼吸,强有力的节奏,每一声鼓点都仿佛用力撞击着他的心脏。他看到对方的蓝色眼睛在强光的散射下变成淡绿色,又暗淡成灰色,紧接着下一个光束恢复了他眼中的正常感光色素。

 

这是他即将认识的第三位Harrison Wells。

 

他现在应该思考吗?他明知道这是一场意外……不,他们的相遇从不是意外。无论是那位导师理想之中的伪善,还是那位盛气凌人的博士理解错误的正义,他们的相遇就像是被神速力提绳缠绕,将两个本是两个世界的人撞击到同一块荧幕之中。

 

他应该有什么想法。

 

为了和你相遇,我才来到这个世界。他们之中是否有谁等待着他拥有这个想法的瞬间。

 

“我,算了,普通人的烦恼。“

 

“你真像箱中少年,如果表演那种大型魔术,我会考虑邀请你。”Harrison拉住Barry的手一个滑步转到他身后,“你听说过,每个濒临极限的人都应该从100中拿走99来活的谚语吗?”

 

Barry感觉自己的耳朵痒痒的,这个姿势不太好受。

 

“你要被现实追上了,Barry。”

 

“你说什么?”Barry外套的拉链被身后的手扯开,接着他感觉到一双手摸索进他的里怀,从胸口向下滑到腰腹,最终一张硬纸片被塞到他的高腰裤和腰带之间。

 

“最受神速力眷顾的你,让我们看看究竟多有趣。”Harrison说了些什么,但嘈杂的音乐和人群的尖叫立刻淹没了那些句子。

 

年轻的闪电侠感觉到腹部被一道电流击中,他在逐渐失去知觉,逐渐失去对身体的掌控力。

 

“Barry Allen,如你所见,我是Harrison Wells。”他在光影中看见轮椅上的背影。

 

“我不是你所指的那位博士,他不是Wells,我才是真正的Harrison Wells!“他在打击乐中听到实验室工具掉落的声音。

 

“Barry,Barry Allen?你想加入的话,首先你得碰到我的手,男孩儿。”

 

 

 

“无法触碰就无法前行。“

 

Barry Allen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折入百叶窗的阳光告诉他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大男孩儿捂着腹部摸出那张硬卡片,金属制品,上面明显被电火花灼烧的痕迹。

 

那上留有熟悉的名字。

 

“ Harrison Wells——Johnny Quick”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