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家大院少一人

茶五两(三)[POI RF民国设定]


“先生再见——”

“嗯,看着点脚下。”

 

冯七送着最后一个学生走出里门,转过身锤了锤肩膀。今天的讲学让他有些疲惫,二十出头儿的年轻人总是求知欲旺盛,缠着他讲解儒家思想,探求军政之道,当然其中也不乏一些没去过南方的大户子弟,平日里虽有些游手好闲,听到他偶尔提起江南水乡的美景乐事倒也十分入神。

 

“因材施教,因材施教。”他不强求这些前来求学的青年们都能个个出人头地,毕竟在这个时期,没什么功名可考取,也没什么利禄能不沾血浊轻易取到。冯七倚在私塾的里门一手拄着拐,另一手秉书垂眼轻叹——这个混乱的世道,必定会成全一批有识之士,挫退一批有志之士。

 

“冯——冯先生——”

 

周遭的行人打老远就瞧见蓄着绺福辫子的小娃娃从学堂门外举着糖葫芦跑进屋,颠儿着步直接扑到冯七的膝侧。正忙着收拾私塾桌台上散落纸张的冯七一个没注意,正被向前推了个满怀,刚想往后撤步稳一下却发现娃娃圆不隆冬的胳膊已经抱住了腿肚儿。眼瞧着要栽到讲学的木椅上却被一双手稳稳地托住了后腰。

 

“让我瞧瞧这是哪家的孩子?”

 

冯七借力站直,梗过脖子想要探明身后的人。谁知李四这回倒是搞了个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满是打趣玩笑的嗓音在冯七头顶响起。

 

冯七自知这次是欠了李四一个小人情,没张口计较他丢下铺子跑来私塾的事情,只是理了理大褂就推回了李四的手。

 

抱着腿儿不放的小娃娃听到高个儿的询问,连忙瘪着嘴松开了手,心里暗想着瘦高个儿什么时候钻进来的,明明刚才私塾里还只有冯先生和他两个人,这大家伙可真厉害。

 

李四看着这娃娃不怕生,直接趁机蹲下身从口袋里摸出一块儿桂花糕逗着小娃。冯七愣了一下,没多说什么摆摆手由着李四和娃娃闹了一阵,继续收拾完私塾的讲义才把目光移回到这玩心加一块儿也超不过十岁的老少顽童身上。

 

“阿亚,今天怎么有空来这儿,你姐姐呢?”冯七抬起手盖在男孩儿额顶轻轻揉了揉。

 

“阿姐前天…去了街东口的铺子…”阿亚含着桂花糕,越是着急,越是口齿不清。好不容易把嘴里这口糖糕咽下去,却看见旁边的大家伙把头埋在手臂里肩膀抖个不停。

 

“冯先生,大个子,他…他笑我!”

 

阿亚还带着点奶气的童稚声音更让李四喜欢的不得了,冯七只得无奈地板着脸,假装斥了李四几声,摆摆样子安抚了一下阿亚。

 

“李先生,你跟阿亚一样还垂髫吗?”

 

“冯老板,实在是见笑见笑。虽然外人看着李家是家大业大,可到我这儿就剩个独杆子,也是愧于这么多年没个香火。我现在啊,见到谁家的小娃娃忍不住喜欢一番。”

 

“李先生就没有遵父母命,听媒妁言?鄙人以为李先生早已膝下儿女满堂。”

 

“若是那样便好……罢了罢了,不提那伤心事。”李四甩甩袖压下了这话档子,冯七是个明白人,不提便不提,他知道日后就算他不问,李四大概也会挑个时机向他道来原委。毕竟这位爷来这儿可不止是打个下手那么简单。

 

“冯,冯先生。”

 

冯七被娃娃揪住袖口时才想起还要解决阿亚和他阿姐的事情,说到这对姐弟,也算是个缘分。他搬来北平这边后遇见了这二人,母亲走得早,父亲又常年酗酒,年长几岁的阿姐便带着阿亚在集市口讨生活。偶尔阿姐会趴在窗外偷来听私塾先生讲课,阿亚就乖乖寸步不离地跟着,阿姐走到哪他就拽着袖子颠儿到哪。

之前的先生性子凶,总是赶走这姐弟俩。待到冯七来这边落脚,有一日发现这姐弟俩扒着窗子偷听,并未加阻拦,反是在那日降低门槛儿讲了些基础的伦理纲常,一节课结束之后将姐弟二人带到了北房,询问一番了解了基础的情况。

 

至此,姐弟二人变成了这私塾的小常客,前些日子冯七看店里不是很忙,也是入秋的时节,便给这二人缝了两套秋衣放在了姐弟俩常出现的纸窗下面。阿亚看着包裹兴奋得不行,打开就往身上套,阿姐自然明白冯先生的心意,这次也没阻拦什么,抱着秋衣朝着私塾里行了个礼便带着阿亚回家了。

 

这一走便是十几天,再见到阿亚的时候,就是现在这情况了。

 

“阿亚,你说。”冯七擦掉娃娃嘴边儿的桂花粉,拄着拐杖走到窗边将私塾的纸窗阖上。

 

“阿姐前天去了街东口的铺子,说给阿亚买糖——然后就不见了!”

 

“你阿姐不见了?”冯七关窗的手定在了划严木扣的动作,话音刚落便急促地转过身,手中攥着的楠木杖重重磕在青石板上。

 

“娃娃,你确定最后见到你阿姐是在街东口的铺子?”李四见形势不对连忙把阿亚抱到肩膀上,准备带着他去档口瞧两眼。

 

“阿姐说要是她没回来….两天后让我来私塾找冯先生。”

 

“….走,李先生,去街东口。”


============================================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