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家大院少一人

茶五两(二) [POI RF民国设定]

京城恶歹。

 

不,评价太高了,地痞流氓。

 

“进门高抬贵脚,铺子槛儿砌得有点高。”

 

  矮个男人站在铺子口探头打量了半个时辰,对象不是别人,正是铺里倚着柜沿翻账簿的伙计。这伙计倒也不急,靠着布匹一页一页捻过手里的账目,时不时往门口瞟几眼,看着矮个儿进也不是,离也不是,倒是来了兴趣。

  “小本经营,概不赊账。我看爷也不是钱袋里叮零当啷的主,不如改日…富贵了再来。”李四换了个姿势背朝着门,舔了舔指肚沾过页脚翻到下一篇儿。想想门口这位何止得改日,怎么也得改了命才能在这儿定上一套大褂。手里翻的这一笔笔账,折完可就是他在档口一个铺子收的开春费。

  

“李先生就是这么给人打下手的?”

 

  李四一惊连忙把账簿揣进里怀,整平了下襟才转身走出,干笑着迎上提着中药包拄拐进门的冯七。

 

  “冯老板回来的早。我见铺子里今天也没什么生意,也就偷了会儿闲。”

 

  “咱看你偷得可不止是闲啊,李四爷。”身后传来的声音让李四身体一僵。耳侧掌风过堂,李四连忙向旁疾退几步,跟着迎上右掌挡开寸拳,陡然转身伸手拽过冯七,凝眉屏息怒视着不速之客。

 

   “来者都是客,不妨报上名,日后也好有个照应。”李四上上下下打量着这个系着蒙面巾的小贼,赶上在门口徘徊了这么久,是来踩点的。好好好,踩到你四爷头上了——明儿你就在皇城根底下收拾铺盖滚边儿玩吧。

 

   “咱是哪一路的,跟你有鬼关系。倒是你,就没听过,低头不见抬头见,拿人手短?”

   “……上句不接下句。”冯七一副不可说不可说地愁眉对着蒙面人摇了摇头。

   “你这小贼,空口无凭,我看你空有几套唬人的功夫,给我和掌柜的规规矩矩陪个不是,我今天就放你条小命。”

  “呸。”

 

蒙面人早已怒气填膺,左拳右掌切击而出,掌风运劲直向李四胸口击去。坳步拉弓,黑蛟断首,二郎担山,连续三招快掌连攻使得更是行云流水。李四护好身后腿脚不便的掌柜,两足足跟不动,右脚实,左脚虚,成右引左箭步,沾连粘随,轻轻巧巧卸掉了这套拳,一招揽雀尾右掌已经搭住了蒙面人的左腕,横劲发出,直接让他遭着自己的拳力斜移两步。

矮个儿怎能就此作罢,蓦地心念一动,运劲于臂,呼地将袖中短棍甩出朝着李四的天灵盖疾抽而去。

“学好了,这招叫——后发先至。”李四侧身直接卸掉冯七的手中的金丝楠杖,奋力震回迎面的短棍。蒙面人见短棍被震出连忙撤回这一掌,却不及反手挡架。铮的一声,拐直接闷抽到了人脸上,李四乘机进迫将蒙面巾挑下,看到那张脸却愣在原地,哑口无言了好一阵。

“……”

“……”

“不算不算,咱在来一盘。”

“先缓缓再谈,你要参的太多了,阿本。”冯七从李四的手中取回自己的拐杖,一瘸一拐地走到账房前,将提着的药包放到木柜中。“李先生,舍弟年幼,若是刚刚有得罪之处,还请先生包涵。阿本,还不见过先生?”

“咱知道李四爷——京城恶歹。这回认识了。”阿本知道自己打不过李四,脸被抽条红印子也没个好气,白了他一眼直接躲到了冯七后面。

“……原来冯老板还有个弟弟?”

 

冯七在这世上还真有个血亲,比冯七年幼一轮,二人幼时由于内部纷争家道败落,兄弟二人流离失所了一阵。冯七本就对家产无意,出去读书当了个教书先生,他的弟弟则是背着家里剩下的底子混上了道,在外没人知道他的本名,道上的人知道他为人处事手段狠辣,何贪何婪。据说这些年在外一直暗中触及着枪支买卖,和那些军阀洋人交情不浅,就是个活生生的军火贩子。恶歹这个词,比起用在李四爷身上,冠在阿本头上更恰当,一旦被他盯上的人,绝对是被上路扳完下路拆三的命,能得到个横尸街头都是个好结局。

   阿本再找到冯七的时候,已经是冯七在私塾安定下来教书之后的事情了。兄弟俩人早已在各方面都背道而驰,冯七希望阿本在外能敛些性子,阿本则希望他的阿哥能来帮助他往上攀。可那件事发生之后,阿本再也不希望把冯七牵扯进他那条满是人命的道了。他这辈子最懊悔的事情,大概就是他没能在那天出现在私塾救他哥哥,这条瘸了的腿一直是他心里的一个结,尽管冯七并不介意,但阿本却一直郁怀于胸。

  

  “阿本。”冯七皱眉看着身边的弟弟,拍拍他的肩膀让他沉下点气。

  “好好好,咱知道了。李四爷,见过了。”阿本走上前抬头瞪了李四好一阵,小声地念叨了一句,“我看你能打几番算盘,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来这儿是做什么的。”

  

李四无谓地笑了笑,转过身吐出一口气。

  大概是昨夜受了风寒,刚刚握着拐震上去的手到现在还在抖。

  “好小子。”

  

 

戊时

“见到了?”

“见到了。”

 

  “好。”

  “窝里斗被黑了才找那小子买枪杆子?还是…他黑了你的一批货?”

 

   李四爷头一回提完问题见面前这家伙脸黑到这种程度,好歹是个摸枪带兵混世面的,能被激到这个地步,可以,阿本这小子有点出息。

 

    “我知道他鬼,但就算是鬼,轮几世也算不完这盘棋。”戴着军阀帽的男人起身将剩下的黑子倒在棋盘上。“他觉得他聪明,我看他要在十九道里周转多久。”

   

 ==========================================

*打斗动作有部分金庸参考。

评论(8)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