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家大院少一人

茶五两(一) [POI RF民国设定]

(一)

 

“二十一,本号固章不准私自应用或应声作保。二十二,本号全体均需殷勤劳动,克苦耐劳,对自己之言行时加检讨建立自我批评互相批评之制度以——以期精诚团结努力发展经营。”*

 

李四爷拿到这份合同的时候,差点没一口气儿哽在嗓子里。

 

合同他不是没见过,这些年大大小小的铺口他签过不少合同,也做过几次中间的担保。但是就这么一裁缝铺,先不说风水偏到易经之外,里里外外忙活着的也就冯七一个人,他怎么写出这么多条款的。而且这合同不仅用词冗长晦涩,句子断起来费劲,最后的几条细瞧还掺了一些洋人做买卖时候常说的玩意儿。

 

“这条什么意思?”

“李先生不解,可以读出来听听。”

 

“三十七,议定自立合同之日起,在贰年期内无论人事有何变更,资本不准移动,贰年期满后可能变更之。”李四总算把折页合同翻到了最后,前面的那些条条框框可算是让他想到几年前自己跟着军阀出去野的霸道横行,这最后一条更是当头一棒,给冯老板打个下手还要变相锁他家产?

“这是指投入的资产不动,冯某来京之前就听说过李先生的家世,家大业大,冯某无心惦记。”

“冯老板对爷我这是知根知底儿,所以才找了个偏地儿开铺子?这合同的规模,看来冯老板在南边儿家业也不小啊。”

 

“说笑了,冯某没有家——”冯七拿起放在身旁的楠木拐杖,习惯性地负手曳上朝着人的方向进了一步。落于石板地面的一声闷响让两人皆是一惊,冯七连忙收回了木杖倚靠在柜前,“惊到李先生了。”

   

  “要是没看错,冯老板这根香楠可是精心养着的。质地上成,整木成杖,可惜北方少楠木,今儿是百闻不如一见了。”

  “李先生这次可错了,这根金丝楠打几年前就一直跟着冯某,看来现在是来了这边声也不对了。”

   “金丝楠,那可能是冯老板的保养方式不对。”李四起身把合同放到茶桌上,将身后的木椅搬挪至前柜边,伸手拿起那根拐杖。“北边儿气候干,按理说应该能养的更久。冯老板要不试试旱獭脂,家里老爷子就用它擦花檀。”

   “劳李先生费心了,冯某会斟酌脂量的。”

    

  冯七倚着柜沿儿就这么看着李四上上下下把他的拐杖把玩了一遍,就是迟迟不提还给他。冯七身后面儿就是李四刚刚搬过去的实木椅子,长时间的站立让他的脊背不太舒服,他能撑着柜子边儿拖着条伤腿慢慢坐下来,不过这动作非要在故意找他麻烦的人面前做出来,日后肯定免不了被嘲弄一番的。可他又不能去抢拐杖,他已经开口点了他一下了,这人怎么能装聋卖哑。

 

“冯老板坐啊,别客气。”李四把拐杖放到柜面上的布匹旁,有心不让冯七碰到,自己倒是走到他旁边将椅子往前推了推,一把扶住了冯七发抖的手臂。

“你…”

“原来冯先生在南边儿因为学生落了腿疾的事情是真的。”李四看着冯七僵着身子瞪着他不禁有些心生愧疚,他是想捉弄一下这位行事不凡的教书先生,但是貌似这次搞的有点过了。“……李四给冯先生赔不是。”

  “原来李四爷也对冯某,知根知底。”冯七看着他这副样子真的是气不打一处来,从进门开始就给自己处处下绊子,非要恼到此番境地才懂得收手。这位爷,做事无度,泼皮无赖,难成大器。真是不可教中的不可教,“出去。”

 

  “第一个月我不要工钱。”

  “不收。”

  “合同我都签好了。”

  “庙小供不了您这位爷。”

  “冯先生,这…冯先生你们不是讲究有教无类吗。”

  “你…”冯七盯着李四把拐杖放到自己手里的可怜样子把孺子不可教朽木不可雕这句话咽了回去。

 

   算了,请神容易送神难,可谁家神是自己找上门来的?

 

 ============================================


评论(9)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