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家大院少一人

茶五两 [POI RF民国设定]

*李四爷x冯老板 可能会有霍本以及其他CP向

*民国AU设定,时间线文中提到,作者特地捋了一遍高中历史书。(大三工科狗非常紧张)

*非常欢乐,全文略带京腔。

*突发的脑洞产出,欢迎一起开脑。



【序】 

             

  这年头,京城老巷口进出能让人打心眼儿里愿意吆喝出一声爷的,掰手指头数到这辈儿也就剩下李四一个人了。

  李家是京城的大户,载湉当政时李家祖上混了一个一官半职,不高不低。老爷子脑袋转得快,听着点风吹草动算是明白这老佛爷带着小皇上当政是要完活儿,转身卖了这些年边省进来的甜头,分散到京口的各个铺子里,一代代这么传下来。有这么一大户罩着各个行当,各铺口的掌柜见到李家人面上都客客气气的,就算不是年节儿,也都今儿个送盒糖糕,明儿个送匹新布。

  回头说刚才提到的李四,这位爷是个带着点血性气的角儿。年轻时候偷跑出来在北洋军阀里干过一段儿,跟着打了两三年,刚混到个小头头儿就被家里老辈抓回去骂了个狗血淋头,跟着革命了一段儿算是以大总统暴毙军阀崩裂结束。李四爷也算是安安分分的回家接手了堂口,守着规矩,过了好一阵子遛弯逗鸟儿的日子。

  直到有天他碰到在铺口带着一群十二三岁孩子买印墨的冯先生。

  冯先生是打江沪一带来的,满腹经纶带着点之乎者也的腔调。但同邻里街坊交谈时却没有一点南边儿的小家子气,反倒是伴着点颤音意外的好听。冯七是京师学堂新来的先生,听说是老家那边的弄堂和学舍都在租界瓜分的时候被扒了,学生恼得冲上去发生口角,结果他上去挡被洋人打得落下了腿疾。朋友给推荐到这边来的。白天在学堂教书,晚上就回自己的裁缝铺子做做大褂,住在自家铺口里,乏了就回里屋歇息了。这裁缝铺子也是意外的偏口,只接达官显贵,只接尚媛名流,只做大褂旗袍。

 “看上钱来的?”李四爷听说了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亲眼瞧见的冯先生也不像这种人啊。这铺子不仅口味偏,连地点也是开在偏僻巷口,李四爷管不到的地方。 
 
 日子过得久了,邻里街坊跟冯七碰个照面都客客气气地叫上一声冯先生,李四爷倒是第一次开口就直呼了人家“冯老板”。冯七自然明白 “士农工商”这老北京骨子里的讽刺,他生性便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几天越是躲着见到这位爷,反而越是往枪口上撞。

“李先生还有什么事儿么,鄙人对隐私比较看重,如果不是重要的事….” 
“冯老板这可就说笑了,我哪次来这儿不是为了干正事儿?” 

  冯七放下手中的对账簿抬眼打量着来人,有些无奈地把砚台朝里挪了挪。他现在可是生怕哪句话起了争执惹到这位爷,再把从江南带过来的一盒好墨浪费在这宣纸簿子上。这两样他可都舍不得。

  “冯老板看李某是粗人?”

  “小乘之行人为粗人,大乘之行者为细人。李先生要是非将自己归到那一类——不可教,不可教。”

    李四愣是被冯七这戴着圆片眼镜摇头晃脑的文邹样儿逗乐了。原来文人说那些酸腐句子时候也能这么有意思。

   “我是摘了告示,来给冯老板打下手的。”

   “什么告示?”冯七被他这么忽然一点有些转不过弯儿,学堂那边的事有陶先生帮着打理,李四爷这么一介匹夫,虽说不能算目不识丁但也没说孔老韩庄出口成章,吓个混混儿平些事儿他倒是手到擒来。那——难不成是铺口这边的告示?

  “冯老板还真是健忘,来这儿的第一天您可就在门外贴了个招小二的告示,我看看,这上面是说,招个白天看铺口门面的账房。”

    冯七算是明白为什么告示贴出去的第一天就不见了,原来不是被吹跑了,是有人啊,有心在这儿给他下绊子。冯七没见过这么无理取闹的人,真是越想胸口越闷气儿。

   “我招的可是个帐房。“

   “我有手,能写字。我有心,能算帐。“

     “你…”

     “要是我记错了账算到我头上。李家给你正牌子,双倍赔。“

    “……”

    

     还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先签一个月的合同。”

     “谢了您呐,冯老板。“


==========================================

评论(20)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