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家大院少一人

Harold Finch的穿衣准则(三)

Part 3 一位绅士怎样才容易辨认


【1992】

Harold Wren关掉计算机电源时候挂钟的时针刚刚摆到九的位置,空旷的办公室除了他已没有其他人的踪影。

天早就黑成了一片,办公大厅里静得只能听见雨点敲击落地窗的声音。这场不小的雨从下午四点就砸了下来,到雇员们的下班时间雨也没停的迹象,身边的同事离开时纷纷抱怨五月份这见鬼的天气。Harold推测前台的雨伞借助处大概人满为患,索性继续忙着公司这个季度初接手的项目。 



等到把剩余的程序执行完毕,Harold发现手中目标盘比源盘的容量小了一倍。他只好跑去取了一个新的磁盘,待拷贝结束再抬头就是这个时间了。

程序员的工作真是格外辛苦。

将磁盘放进抽屉锁好后,Harold 终于松了一口气倒靠在椅背上,长时间的工作让他的颈椎和肩膀都有些酸痛,不过这还可以忍受。 


至少比他们那时候整天泡在实验室的生活轻松了许多。Nathan不要求他按照时间表上班,而且可以将一部分工作抱回公寓解决,公司的雇员也能够进行大部分的程序编写。同时学术方面Gopher示范系统的成功使他一直支持的客户-服务体理论得到了大面积地推广。


Harold把一切归功于Nathan在公司的起步阶段付出的足够多,时间精力布局筹划外交,这些令IFT平稳度过了前十年的动荡阶段。比起外界所言的天才论,只有他知道他们能走到这一步是因为Nathan所能看到的未来是不同于其他商务合作伙伴的。在麻省理工,当Harold Wren和Nathan Ingram第一次知道BITNET的时候,他们就看到了终有一天复杂的程序代码会简化到面向大众,先进于电话通讯的联络方式会全面普及。


Harold拒绝了Nathan请他加入管理阶层的建议,放弃了独立的工作环境,和其他雇员一样坐在隔板组成的办公大厅中。他能听到中产阶级对世界的抱怨与期望,这对他想要推动的东西很有帮助。


Harold Wren不是没有想过和Nathan Ingram一同改变世界,但他们总像是缺了一个动机。

三年前第一个检索互联网Archie出现在世界上,他们花了一年的时间扩大了它的通讯流量达到访问稳定。
两年半前欧洲提出了互联网分类的提议,政府将它基于超文本协议上建立禁止商用,他们花了将近两年的时间同合作伙伴发展起商业的独立网络,打破了这尴尬的局面。
直到一年前的Gopher示范系统,Harold才看到他们最初的设想逐渐有了边框。

“欢迎来到信息时代。”Harold站起身把转椅推进空桌堂,拿起桌上的备用手电筒走到楼梯间,准备去前台碰碰爱心雨伞的运气。 这种雨夜真是适合发生一些公司怪谈。

“Hello——”楼梯间的感应灯在Harold踏上第一级台阶的时候就从底层亮了起来,十层楼的高度,声控感应棒的有些出乎想象。 


“Hi——”回声在一楼触底反弹。

瞧,一个公司怪谈。


Harold扶住扶手向下探出头,九层楼的回廊隔挡让他无法看清最下面的人。但这传上来的声音他倒是听了整整十年。


“我在想公司有哪一位这样敬业的员工,应该在年中总结的时候提职加薪。”
“你知道我最不需要的就是升职,至于加薪,我以为你今晚的钱都花在了Olivia身上?”
“我还没求婚,提早把钱花光不是很容易婚礼之前净身出户?”


Harold听到皮鞋跟踏在石英地面发出的踢踏声,十二级台阶一个缓步,十二级台阶一个转弯。


“我打赌我们会在六楼半碰面。”
“哦得了,你是在挑战物理学吗?”
“身高优势,Harold。”
“你那是作弊,Nathan。我都听见你跑起来了。”


旋转折回的走廊,一人上奔,一人下行。


Harold站在七楼的缓步台上看着气喘吁吁的Nathan,他倚着手中依然在滴水的黑伞站在六层半,金色的头发已经被雨水打湿了不少,左半身的西装更是从肩膀开始就比右边深了一个度。显而易见的绅士品格,一大半的伞大概都遮在了Olivia的头上。


“我的朋友。”

“晚上好。”


Nathan抬头望向高处的老友,他知道他在这儿,他总是知道。日复一日的陪伴使他们保持着必要的关心,保持前行,并为了相同的目标而努力。犹如精神上的同频共振,他们相互尊重,相互了解,相互包容。

“走吧,送你回去。”
“你真的是偶然路过吗,Nathan?”
“当然,谁会站在楼下这么久?”
“然后打着长柄伞下被浇成这样。”

Harold看向前方,Nathan为他撑起这把伞。这样的依旧怀有梦想的五月令人神采奕奕。

评论(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