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家大院少一人

Harold Finch的穿衣准则(二)

Part 2 这次我们不谈温莎,半温莎也不


【1984】


“这是一个社会学问题。”


Nathan Ingram从衣橱中抽出两条领带,对着穿衣镜比了一下。站在他身边的矮个子男人则裹紧了毛毯握着手中装满热茶的马克杯瑟瑟发抖。


“外面有那么冷?”
“还好,我收到了通知跑着回来的。”


“运动应该让你发热,感觉良好。”
“我把羽绒外套落在了实验室,显然同时间内机体的产热量没有超过散热量…”


半杯热茶喝完年轻男人终于停止了发抖,牙齿打颤实在影响他思考的同时进行攀谈。他放开裹着的毛毯朝着壁炉的方向走过去,“我们非要参加圣诞舞会?实验室那边的项目还没结束。”


“Harold,生活的意义不止在于工作,远远不止。”


哦,又一次。Harold有些头痛地想道。每当Nathan想拽他参加一些社交联谊就会用这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义来搪塞他。他也明白Nathan是从好朋友的角度出发,Authur,Nathan,加上他漂亮的小女朋友Olivia,这三个人几乎组成了他社交圈的全部。


“这可是我们在MIT的最后一年,还记得Olivia上次提到的那个姑娘吗?”


“哦——Nate。“Harold捂住脸干咳了几声,他不想与太多人结识,也不擅长与人相处,一个来到大城市渴求知识的农场男孩儿,再加上一个又一个的假身份。他甚至不能同Nathan全盘托出,初遇的那天临时编造的谎言若是被不断追问答案也定是含糊不清的。比起在谎言之地重复建立谎言,他选择对过去的种种闭口不谈。


Harold Wren的谎言之地可不能埋下其他人了,尤其是这位阳光先生。


Harold放下手中的马克杯接过Nathan手中的领带,颜色和图案自然要参考佩戴者的情绪和个性,而深色简朴图案的领带总是能传递一种令人放心的可信赖感。正如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他的公司在一年前起步,和其他生意人的几次商务往来让早就比他高出一个头的好友显得更加成熟。


“我推荐这个。”Harold把棕色的领带递出,另一条浅金色的领带则放到了一边。


“一个好选择。这小配件本身容纳了截然不同的两方面,一方面作为纯粹的个人因素,而另一方面却又作为正式的权力信号。十九世纪的时候黑白两色争斗,白色领带被认为是传统高雅的终极。”
“社会地位的准确象征,要知道黑白选择这种存在多年的经典问题,很难一次性解决的。”
Nathan笑着翻起领子没有再做解释,对着穿衣镜将领带系好,余光瞥向镜中反射出的棕发男人。
“淡金色是给你的。”
“你真的不是想让我出糗?”


“那是我一个月的工资,神奇的结合和违规的结合都会发生在领带上。谁说淡金色不会适合二十多岁的刘海男孩儿。”
“我会把它剪掉的….毕业那天。”Harold捋过前额的碎发,偏过头打量着一边的金色领带,自身的色彩敏感性令他皱了皱眉,“我觉得这条领带能让姑娘把自助香槟泼在我身上。”


“所以你接受了舞会的邀请?”
“刚刚有人教导我,生活的意义不止在于工作,所以为何不试试?”
“那你要试试和我跳支舞吗?”
“又来了,Nate——“



【2016】


Harold Finch在模拟中看到了Nathan Ingram。
以及他自己,没有残疾,没有痛苦,没有性命之忧。


他记得最后一年的圣诞舞会结束后他和Nathan站在阳台,十二月的天气让两人都冻得发抖,Harold喝着杯底剩余的香槟暖胃,Nathan则靠在覆盖着雪的栏杆上跟他谈着未来的方向。


然后Nathan伸出了手,把穿着单薄礼服的Harold拉到了怀里。


Harold当时以为Nathan真的要和他跳一支舞,但是最终他们谁也没有动,只是僵硬地站在原地,感受着对方的体温。


“谢谢你,Harold......我的朋友。”


Harold Finch很多年之后理解到的情感,却没有机会再说出口了。


他撤销不回所做的事情,也无法补救所犯的错误。战争开始之前,已有的伤痛就无法抚平。


他们都会葬身于谎言之地上重复建筑的谎言中。


Harold Finch的谎言之地一开始就埋下了一个人,那位曾经的阳光先生。

评论(6)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