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家大院少一人

Harold Finch的穿衣准则(一)

Harold Finch的穿衣准则 


*CP:Nathan IngramxHarold Finch(Wren) 涉及少量RF 

*这是一个Nathan Ingram如何在穿着方面一点一点改变Harold Wren的小故事。

 *顺序为从头到脚,从外到内。 

*壮士们,共饮这杯冷酒。 




(一)佩戴不容易,但是相当优雅 


Harold Finch用那顶费拉多调换蒂罗尔逃离撒马利亚人追踪的时候,想起了Nathan Ingram曾经对他说过的一句话。 


【1983】


 “想改变的话,我们应该从头开始,Harold。” 


矮个子男人站在橱窗前看着形式各异的帽子,踌躇了一阵还是跟随着高个子男人进入了制帽店。

 Harold Wren从未想过会被Nathan Ingram载来这边,直到他输了他们之间的赌约,直到Authur这个双面间谍偷偷告诉Nathan他不喜欢戴帽子。

 他的确不喜欢这种涉及到表达威望,权利和社会地位的个特性着装。可惜这位即将从MIT毕业的编程天才,只有愿赌服输的来尝试开着敞篷汽车戴着遮阳帽的“英雄时代”。 

为什么要同一个大学三年级就出去创办公司的家伙比规定时间内的以物易物,同样一组编程代码,Nathan Ingram足足把它从基础估价往上翻了三番。Harold站在原地后悔地盯着那边的高个子男人,一顶洛比亚正被他拿着帽檐扣在金发上,毡帽顶的高度稍稍长过前额到下颔的距离,未被收拢的金发由着折入百叶窗的阳光映得完美无瑕。

 Harold好像没有跟Nathan说过,他其实该去戏剧社参演莎翁的那部经典爱情悲剧。 

温柔直率,金发碧眼的罗密欧。 


“不是所有样式的帽子都适合每一个人,如果戴一顶帽子只是为了防寒和遮阳,作为一般原则,最好不要在第一次尝试失败后就停止。得出‘帽子不是为我们做的’结论之前,尝试每一种样式,颜色和材料的帽子。“软毡帽的前边贴在Harold的额头中部,擦过男人耳廓的手指让帽子后部下落得稳妥。帽檐平直地轻压在那双澄澈透亮的蓝眼睛上方,Nathan俯身贴近Harold将毡帽调到预期的斜度。


 “这是你的倾向性意识?*”Harold后撤了一步刮了刮有些泛红的耳尖,他的神经末梢总是容易出卖他的情绪波动。无论是圣诞舞会还是课题答辩。

 “这种软毡帽可不能草草了事,随便一戴可能面临比随便更邋遢的外貌。“Nathan把前部的帽檐向下翻卷,简单的一弹帽边就回到了原来的位置。“费拉多。”

 “维克多利安为伯纳德写的音乐剧篇名?这可真有趣,我以为你真的会给我选一顶英雄时代的花呢帽子。” 

“哦,Harold,如果哪一天你喜欢上帽子,或者不得不去佩戴一顶帽子。”Nathan触动着自己的帽檐,轻轻把帽子头上抬起,“别忘了它们的基本功能,虽然这个特性从很早的时候已被放在了第二位。” 


【2016】 


Harold Finch记忆中的Nathan Ingram并不是一个花哨的男人,这三十多年来除了仅有的几次毡帽佩戴,他总是穿着那身黑白线梯纹尼上衣出现在IFT公司和机器的研发室。冬天加件传统式外套,或者一条羊毛围巾。除此之外,并没有过于追求风雅。 


记忆中的制帽店早已随着老店主的移居而关闭,那次爆炸之后为了隐蔽身份Harold也养成了佩戴毡帽的外出习惯。他不会再怀念那个安静午后的帽子礼节,那顶不能缺少装饰条带的费多拉软毡帽,那位开朗健谈的金发男人。 


那是段快乐的时光,可快乐在趋向于取消所有俗套的时代总是罕见。 


直到Harold Finch用那顶费拉多调换蒂罗尔逃离撒玛利亚人的追捕时,他想起了Nathan Ingram曾经对他说过的那句话。


 “如果哪一天你喜欢上帽子,或者不得不去佩戴一顶帽子。“ 

“别忘了它的基本功能是保护身体最重要的一部分。”

 “虽然这个特性从很早的时候,已被放在了第二位,但它迟早会恢复它的实用功能。“

 “并限定在离我们较近的时代。”




注:*倾向性意识:一般情况下帽子的佩戴含有戴帽人的倾向性意识。(审美意识或者是象征意识)

评论(6)

热度(36)